13383628728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新闻资讯 > 中国保洁服务网官方网站–中国保洁服务网 中国保洁服务加盟网-新闻-市政道路清洁-保洁投入翻番 精细化作业落地

中国保洁服务网官方网站–中国保洁服务网 中国保洁服务加盟网-新闻-市政道路清洁-保洁投入翻番 精细化作业落地

时间:2018-04-25

摘要: 2015年底,龙华片区市政道路清扫保洁指导价标准提高到了12.85元/平方米/年,城中村更是提高到18元,几乎翻了两番。去年5月,龙华全区新一轮清扫保洁和垃圾清运招标工作结束,最终确定22家环卫外包服务企业,实际中标均价中最低的也有9.97元,最高的观湖达到13.98元。…2015年底,龙华片区市政道路清扫保洁指导价标准提高到了12.85元/平方米/年,城中村更是提高到18元,几乎翻了两番。去年5月,龙华全区新一轮清扫保洁和垃圾清运招标工作结束,最终确定22家环卫外包服务企业,实际中标均价中最低的也有9.97元,最高的观湖达到13.98元。与单价提升相适应,清扫保洁、垃圾清运等工作的作业标准提升,成为龙华全区上下关注的焦点。为此,龙华区城管部门专门出台了《深圳市龙华新区环境卫生外包服务企业精细化考核办法》,对道路清扫保洁、垃圾清运、垃圾转运站运行管理等服务内容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要求和扣分标准,对保洁时间、人员配置、机扫作业、冲洒作业、环卫车辆、环卫工人仪表、环卫工具、路面卫生质量等都提出明确的规定。上周,南方日报记者特地在不同时段实地探访环卫工人作业现场,与环卫工人、一线管理者等一起工作、攀谈,力图从普通工人的视角,呈现清扫保洁精细化作业的概貌,并为这项城市管理的基础性工作向纵深推进建言献策。“所谓精细化,就是不住脚地转悠”地点一:观澜鹅地吓小区时间:上午8:30上午8时30分,记者遇见赵姐的时候,她刚做完每日例行的大清扫,正提着扫帚和撮箕,在鹅地吓小区外的街面捡拾各种零碎垃圾。赵大姐今年49岁,和老公周大哥一起负责鹅地吓小区内部及外围街面的清扫保洁。鹅地吓小区是观澜片区的安全文明小区,背靠高尔夫球场,环境清幽,大约800户人家,多数是原住民建的小高层楼房,建筑格调朴素,规划齐整,整个小区看起来敞亮规范。每天早上,赵姐6时开工,11时下班,下午1时30分上工,4时30分下班,固定的工作时间是8小时。清晨开始的大清扫,赵姐会将小区内外面上的各种垃圾清扫一遍,这个过程一般持续1小时到1.5小时,然后,便开始了循环往复的保洁工作,拎着扫帚和撮箕一遍又一遍地在小区内外走街串巷地转悠,将各种烟头、果皮纸屑收拾掉。在小区一户人家的门前,摆放着3盆依然挂着果实的年桔,一大片被踩扁的橘皮紧紧贴在水泥路面上,赵姐用她那把已经半秃的小扫帚来回反复地在地面上推戳。“小区里最多的就是这种生活垃圾”,赵姐一遍推拉着一边小声抱怨。每个月,赵姐清扫保洁都要废掉一条扫帚。赵姐的撮箕很简陋,就是一根80厘米的竹竿套在一个被削掉了口的大塑料盒上,虽然很不中看,但很轻便,使用灵活顺手。“公司发的铁质的撮箕太重了,一天保洁提下来,胳膊都酸得抬不起来”,她说。在小区中心一栋已经被控停的4层高建筑前,放着一大一小两个擦得干干净净的垃圾桶,旁边摆着几把扫帚、铁锨等工具,这里就是赵姐和老公周大哥的临时工作据点。平时保洁时,转累了,就回来歇个两三分钟。尽管公司每个月都会有培训,但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赵姐总记不住那些条条框框。然而,反复的培训,却让她深刻地记住了“精细化”这个词儿。在她看来,所谓精细化,就是不住脚地转悠,有垃圾就去捡,另外,以往顾及较少的卫生死角,现在每天都必须清理到。在一户人家的院墙下,趴着两簇散乱的青草,赵姐走过去,用脚使劲儿地来回碾动,再将小草连同草丛里夹带的沙子、纸屑一起扫进了撮箕。要在过往,这处青草并不在清扫之列。在小区里转悠了差不多40分钟,赵姐回到临时据点歇歇脚喝口水。按照公司规定,清洁工工作期间可以允许有10分钟的休息,但不能彼此闲谈。说起上头的各种明检暗检,赵姐和周大哥都表现得很淡定,“一个月总有一两次暗中检查,冷不防就跑来了”。曾经有一次,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检查人员拍到了刚丢下的一片白色垃圾,并立即上传到了微信群中,公司为此还受到了处罚。对此,周大哥很无奈,“唯一的办法,就是每天都搞认真点。”“最偏远的区域,保洁标准也一致”地点二:高尔夫大道时间:凌晨6:30凌晨6时,在清洁工们各就各位前,文叔的电动小三轮就已经开上了马路。作为公司最一线的带班组长,文叔手下现在管着40来号清洁工,而他每天主要的工作内容,就是开着小三轮沿着高尔夫大道、观天路一路巡查,在沿路的5个小区里转悠,督促工人及时到岗并帮助发现问题。清晨6时30分,记者坐上了文叔的小三轮,陪同他开始了一天的巡查工作。作为组长,文叔的基本工资是4000元/月,而普通环卫工人是2800元/月。在大观澜片区干了四五年清扫保洁,眼看着清洁工人的月收入从1700元/月,提高到现在的2800元,干劲儿十足,文叔对龙华区清扫保洁经费标准的提高充满了感慨。从高尔夫大道延伸到观天路,直到莞深交界处,全程3.8公里,都是文叔的管辖范围。每天,文叔总是先巡查路面,看看有无乱张贴、乱涂写及偷倒建筑垃圾等行为。在文叔的小三轮后箱里,放着一个垃圾桶、一只镊子、四五把竹子扫帚和一个雪糕筒。扫把是给工人准备的,有时候路上遇到突发事件,比如,有运送玻璃的车辆洒落一地的碎玻璃,文叔也会自己下车帮助清洁工清理。巡查完路面后,就是沿路的小区,帮着工人们发现那些遗漏的卫生死角。“有些卫生死角,垃圾车进不去,工人作业不方便,一忙起来,就会疏忽掉”,文叔说。沿路不断遇到清洁工,文叔都一一打招呼,“11时去某某路开会,这两天有临时检查,注意保洁质量啊”。即将到来的检查,由街道办市政部门主持,属于常规检查,每个月都有好几次。在一条进村的水泥路旁,一位身材瘦削的大叔正在收拾工具。文叔一边交代开会的事儿,一边继续走,突然又回头大声叮嘱,“把路边草丛中那些枯藤竹竿都清理掉啊”。“那些地方就是领导检查会扣分的地方”,他对记者强调。裕昌路泰盛工业园路段,已经临近东莞地界。这里是深圳的神经末梢,也是文叔管辖范围的边界。看到两边工厂外墙上张贴的厂房招租广告,文叔停下车给一名清洁工打电话,“鸵鸟山庄这儿,有3个小广告,这两边的小区里都有梯子,你问看门的借用一下”。他特意交代,小广告要用手撕不能铲,一铲就铲坏墙面。“别看这里是深圳最偏远的地方,保洁标准和发达区域是一致的”,文叔大声强调说。作为管理人员,文叔每周都要接受一次培训,内容以安全作业和精细化为主。在文叔眼里,所谓精细化,就是提高质量。怎么提高?比如路边的道牙,工人马虎的话,就扫一下白色垃圾,但现在的标准是不准有沙子、杂草,有的话要随时处理。从高尔夫大道一路巡查到观天路,在环观南路和观天路的交叉路口,往前过了一座已经弃之不用的收费站,再过100米左右,就是东莞凤岗镇了。两市的交界处由马路的路面决定的,东莞的一段是黑色的柏油马路,而观澜这边是灰色的水泥马路,泾渭分明。文叔指着另一端马路边星星点点的烟头、纸屑,口中不无自豪地说,我们这边的卫生质量标准要高,那边经常几天才打扫一次。做清洁工多年,文叔深知“美容师”不易。他说,清洁工最不喜欢的是4种人:其一,收废品的,“往往一个人包干好几个工业园,晚上来收废品,随手就把不要的东西丢在垃圾桶旁边,清洁工还干涉不了”;第二类是开小店的,经常营业到凌晨两三点,垃圾就直接扫到路边,一遇刮风下雨天气,垃圾吹得满街都是,但居民生活又离不开这种小店;其三,拾荒者,往往年纪都比较大,喜欢将垃圾袋撕开翻找值钱的物件,总是弄得满地垃圾;最后一类就是小区里高空抛物的人,丢垃圾让人防不胜防。要说清洁工的好,那就是一点,“工资稳定,每个月要用钱的时候,你兜里能看到这笔钱,不像工厂,经常拖欠甚至跑路了”,文叔语气充满乐观。“垃圾随丢随捡,这是基本要求”地点三:裕昌路时间:下午3:30从裕昌路与观天路交叉十字路口向裕昌路方向延伸,大约500米的长度,是这一片区最为发达的商业路段,商铺挤挤挨挨,不下上百家。这条路段的工作压力和难度都比较大,因为路面设计没有预留下水道,晴天雨天都很容易积攒污水。“本来我们可以用水车洗,结果越洗越脏,而且下雨天,工人用扫把往地势低的地方扫,一天下来就成了臭水,很难看”,清洁工华姐无奈地说。华姐负责的是裕昌路到观天路最后的100米距离,也是商铺最为密集的路段。作为裕昌路的脸面,公司项目经理老刘要求清洁工们做到,路面看不到一点垃圾,随丢随捡,这是基本要求。“精细化不仅仅是表现在作业方面注重细节,还表现在根据工作量来配置人手”,老刘特意对记者强调,像裕昌路段,500米的距离公司特意安排了4名清洁工负责,而裕昌路旁边的鳌湖老一村,走进去200米的水泥路,则是由另一名清洁工负责。无论是主干道还是老村,老刘所在的保洁服务公司都秉持一个原则,那就是公司首先出手,将所有卫生死角清理干净,再交给清洁工驻守。就在旁边的老一村,但凡经过一些被收拾一新的水沟和草坪,琴姐都会特意强调,这里以前如何脏乱差,工人作业完全下不了手。“仅仅是老一村,我们就前后整治了3次,把所有的卫生死角全部都清理掉了,剩下的只要工人每天加强保洁就好”,老刘说。对话保洁公司项目经理:精细化保洁需要各部门各司其职琴姐在保洁领域干了有十几年,目前是一家保洁公司的项目经理,对这个行业的门门道道都“门儿清”。尽管目前龙华区清扫保洁单价标准提高了不少,清洁工们干劲儿十足,但城市保洁中遭遇的种种无奈让她深感,清洁工只是城市保洁的最末梢,而要做到精细化,绝不是清洁工一条扫帚的事儿,政府相关部门还须各司其职,为清洁工的作业扫清障碍。南方日报:据媒体报道,今年1、2月份,龙华区清扫保洁公司被扣款达到192万元,您作为公司管理层,怎么看?琴姐:政府检查扣分扣款,也是为了督促保洁企业做好工作,这个我们欢迎。但需要明确的是,不能为了扣款而扣款。比如你特意在中午清洁工休息的时候,或者刻意选择晚上来暗访,这就不合适,毕竟清洁工也需要休息。为了应对检查,我们除了加强保洁人员的作业标准培训,就是管理人员几乎每个月都会一条村、一条路地巡查,让精细化作业成为常态化,以不变应万变。南方日报:对于城市保洁,您觉得怎样可以做得更好?琴姐:实际上,城市保洁压力大,一方面与居民素质有关,一方面是因为城市管理本身还有短板。清扫保洁不是清洁工一条扫把的事儿,在前端还有许多瓶颈需要政府部门帮忙解决。比如,我们反映得最多的乱堆放,尤其是装修垃圾乱堆放,业主往往会找各种理由拒绝清理,我们就必须自掏腰包请铲车来清理,企业成本大大增加。事实上,建筑垃圾乱堆放,城建部门和城管执法部门都可以从源头抓起,前者可以要求建房人在合同中注明必须自行清理垃圾,后者可以在建筑垃圾乱堆放的时候,出面执法,这样子,清洁工和保洁公司的作业压力会大大减小。再比如,乱摆卖的清理和门前“三包”的落地,如果政府部门把这两块常抓不懈、抓好了,马路上自然干干净净。我曾经到湖北黄陂去考察过,那里的门前“三包”做得很好,商铺业主们都将自己店面的垃圾打包好,在固定的时间拿出来交给清洁工清运,保洁的压力就小了很多。南方日报:您怎么看待保洁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定位?琴姐:我觉得,从合同的角度来理解,大家是一个合作伙伴的关系,共同把城市的市容环境搞好。政府拨付资金购买保洁服务,并不意味着你就是老板,更不能成了甩手掌柜。实际上,大家是平等的,应该调动各自的资源共同服务于城市的保洁工作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7
唐山市家序保洁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